1. <tbody id="moo99"></tbody>
  • <menuitem id="moo99"><tt id="moo99"></tt></menuitem>
  • <small id="moo99"></small>

      <tbody id="moo99"></tbody>
  • 湖北省殘疾人聯合會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部門動態 >> 正文

    2021年培訓中心盲人按摩基礎班順利結業

    發布時間:2021-07-02 來源:培訓中心 閱讀次數: 【字體:

    圖為培訓班學員和老師合影

    圖為手法實操考試

    6月30日,經過筆試、實操兩輪考試,湖北省殘疾人職業培訓中心2021年盲人按摩基礎班的15名學員全部通過結業考核,圓滿完成為期2個多月的學習。

    培訓中心主任肖家新出席結業儀式并講話。肖家新勉勵學員們要繼續磨煉技術,用心在保健按摩行業耕耘,通過自身的努力,逐步推動保健按摩向更高一級的醫療按摩發展,實現職業認同感和自豪感,改變社會對盲人的認識、對保健按摩行業的認識。

    學員故事

    (一)

    清瘦、健談、手有勁兒,正在練習按摩手法的石林風看上去和健全人沒有什么兩樣,初次見面,很多人都不相信他是個視力一級殘疾的盲人。

    27歲以前,他的生活的確和健全人沒什么兩樣,初中畢業后就開始學習美容美發,已經在武漢當了十年的理發師。可是27歲那年,由于葡萄膜炎癥沒有得到及時治療,導致雙眼視力幾乎完全喪失,未來的路和眼前的世界一樣“模糊了”。

    視力受損5年了,這5年他慢慢從當初的絕望中走了出來,主動地嘗試融入社會。今年3月,在媽媽的建議下,他在網上搜索到湖北省殘疾人職業培訓中心有開設免費盲人按摩培訓班的信息,于是便打電話報了名。學員報道的那一天,他說他是一個人從黃石坐大巴然后轉地鐵過來的,培訓班的老師都對他的自理能力感到佩服。也正是由于這種很強的獨立自主能力,加上負責任的態度,培訓班老師決定讓他擔任本期培訓班的班長,協助老師做好班級的管理工作。

    “在這里培訓不僅能學到技能,說不定還能談個女朋友。”石林風提到,省殘聯培訓中心的老師經常會過來跟學員談心,幫助學員們解決生活和學習上的困難,有一次他開玩笑的提到了班上好幾個同學想要相親,沒過幾天,培訓中心的老師就找到了專門為殘疾人免費征婚的“輪椅紅娘”莊美鳳的聯系方式。

    現在,已經有包括石林風在內的六七個學員通過莊老師的“虹橋熱線”登記了交友意向。

    (二)

    今年31歲的胡鳳娥在家里排行老三,還有兩個姐姐和兩個弟弟。和二姐、三弟一樣,由于母親的遺傳因素,出生時就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因為眼睛看不清,從小就沒有上過學。

    和大多數沒上過學的農村女孩一樣,不到18歲的時候,她就經媒人介紹,嫁到了鄰村。直到結了婚之后某一天,丈夫無緣無故摔東西,還打她,她才知道,原來自己的丈夫患有間歇性神經病。雖然心里有些怨恨媒人,但考慮到自己的情況,她也默默的忍受了下來。

    兩年后,不幸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由于生下來的孩子也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婆家人怪罪她,用惡毒的語言把她趕出了家門,從此以后,她和那一家人以及自己的孩子,就再也沒有聯系過。

    沒過多久,又有媒人找上門來,這次是要嫁給一個聾啞人,為了減輕娘家的壓力,她同意了。第二段婚姻依舊是磕磕碰碰,不過唯一讓她感到安慰的是,這次生下了一個健康的男孩。后面的十年里,她又陸續生下了兩個孩子,可惜又有一個是先天性白內障。由于種種原因,最終這段婚姻還是沒有維持下去,她帶著大兒子回了娘家,老二和老三留在了婆家。

    回到娘家后,村里的人對她們一家都很照顧,把她安排到村里的學校食堂里幫忙摘菜、切菜,在后廚做一些打雜的事情。雖然她自己很努力的在克服視力的障礙,盡力把活干好,可是不麻利的手腳卻成為別人指責她的理由,總有閑言碎語在嫌棄她干活慢、耽誤事,沒到三個月,她便被辭退。

    前兩年,趕上國家的好政策,村里為她申報了免費的白內障治療項目,割掉白內障,安裝了晶體后,她的視力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高,蹉跎的生活似乎也迎來了一絲曙光。

    在二姐的介紹下,她來到武漢參加省殘疾人職業培訓中心舉辦的保健按摩培訓。因為她的二姐、三弟前兩年都在培訓中心參加過學習,三弟胡均勇還因為技術出色,被老師相中留在楚蓮按摩擔任技師,姐姐和弟弟通過培訓后的轉變讓她也看到了自食其力的希望。

    在同班同學里,她的文化水平最低,理論學習對她來說就有些難度。特別是在學習《人體解剖學》、《人體骨骼》、《中醫基礎理論》這種復雜一點的課程的時候,她就有些跟不上了,課堂上也有點神游的狀態。培訓班曹老師也看出了她的不在狀態,課間休息時主動詢問了解她的疑問,在其他學員休息時,單獨為她一對一的授課,通過通俗易懂的教學語言,讓她慢慢的理解晦澀的文字知識。她自己也表現得非常勤奮認真,一有時間就找已經成為“師傅”的弟弟請教,練習手法。就這樣,她憑借“笨鳥先飛”的精神,用汗水彌補著文化水平上的差距,在培訓班堅持了下來。

    現在,她就想學好了手藝之后,在縣城找個按摩店打工,這樣就能陪在正在讀初二的孩子身邊,好好照顧他。

    (三)

    6年前的這個夏天,周意剛從武漢紡織大學畢業,簽約了一家位于杭州的公司從事財務管理工作,和大多數同齡人一樣,踏上了一段新的人生旅程。可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讓她的旅途戛然而止。

    由于腦膜瘤開顱手術導致雙眼幾乎失明,她被評定為視力一級殘疾,杭州的工作也不得不放棄。視力的喪失,使她陷入了巨大的不便和痛苦之中,很長一段時間里,家里人都不敢說和盲人有關的話題,只要一提到這個話題,周意就會發脾氣。

    在家里待著長時間不出門,她也不愛說話了,性格也沉悶了,唯一用來打發時間的事情就是在喜馬拉雅APP上聽聽電子書。直到有一天,她聽到了盲人主播劉志偉的節目,被他的經歷深深打動,使她認識到,盲人也能依靠自己的努力活出精彩的人生。

    從那時候起,她便慢慢的走出“盲人”二字帶來的陰影,她主動練習盲人輸入法、讀屏軟件等電腦操作,加入了十幾個盲人微信群,了解更多盲人就業創業信息。

    當了解到絕大部分盲人通過掌握推拿術實現就業之后,她也萌生了學習保健按摩的想法,于是今年4月,她報名來到了省殘聯職業培訓中心的保健按摩培訓班開始學習。

    在這里,所有的同學都和她的視力條件差不多,彼此間更能理解對方,大家的交流也更順暢一些,她也變得開朗了很多,平常還能和同學之間開點小玩笑。除了聊班上學習、生活的話題,她也能敞開心扉的和大家聊失明后最初那段日子里的絕望心情,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并很樂觀的表示自己已經徹底走出來了。

    得知省殘聯培訓中心會根據殘疾人的需求設置新的培訓項目,她說現在最期待的是希望培訓中心能夠早日開設播音、配音類的課程,通過培訓也能成為像劉志偉那樣的主播,講述盲人朋友們的勵志故事。

    (四)

    這次來武漢參加保健按摩培訓,是29歲的金俅近8年來第一次離開家。

    他患有先天性視網膜色素變性,從小視力就很差,2011年高考結束后,成績并不理想,外加視力已經越來越模糊了,他便放棄了學業,在父母的資助下,自主創業在縣城開了一家精品店。

    對于一個高中畢業生來說,經營一家商店的難度甚至比考上一所好大學更難。他的店鋪生意一直不溫不火,淡季生意入不敷出,在經歷了一年多的努力后,最終還是選擇了關店。

    創業失敗再加上視力進一步惡化,兩件事疊加在一起對他的打擊不小,他便整日待在家里,這一待就是八年。

    今年春節期間,在武漢工作的姐姐提議讓他去學習盲人按摩,父母也表示支持。但他自己心里卻打起了退堂鼓,他覺得盲人按摩這種服務業的工作不太適合自己,對這個行業有點抵觸。

    為了消除他的這種偏見和誤解,春節后,他父親帶著他去縣城的盲人按摩店實地體驗了一下,親身感受了保健按摩的服務內容,指尖按壓在肩頸上的壓迫感讓他身心舒展。這次的體驗使他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變,于是同意了姐姐的建議,報名參加了省殘疾人培訓中心舉辦的保健按摩培訓班。

    剛來培訓班時,他明顯感受到由于長期待在家里造成的身體素質下滑。每天早晨的練功他感到很吃力,特別是練習扎馬步的時候,連2分鐘都堅持不到,基本都是班里最先甩著手臂站立起來的那一個。在老師的鼓勵下,他也慢慢的在挑戰自己的體力極限,每次都試著多堅持十秒、二十秒,別人晨練結束了,他也要再加練十分鐘。現在的他,在體能上比兩個月前剛來的時候有了明顯的進步。

    “我很慶幸能來到省殘聯保健按摩培訓班學習”金俅笑著說,“在這里,我不僅學習到了保健按摩技能,也認識了很多的老師和同學,現在的我覺得未來一片光明。”在保健按摩基礎班結業前,他還主動咨詢培訓中心的老師,了解保健按摩提高班的開班計劃,第一個報名了下一期的提高班培訓,未來的他想要在保健按摩這個行業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沙龙会体育